体系介绍

第四道是旨在实现人的高等自我的灵修教义。它起源于古代密意传统,并在二十世纪初,由乔治葛吉夫和彼得邬斯宾斯基带到西方。他们以适合现代人的语言重新诠释了整个体系。

第四道立基于关于自我本性的知识,个人的印证,以及转化痛苦,是一个注重实修的体系。第四道教义围绕着三个主题:控制世俗的低等自我;修行;唤醒并实现神圣的当下--这些主题是所有密意传统的根基。到达神圣的无言当下,是宇宙中最大的奇迹,而每一个密意传统,都有各自表达这一终极真理的方式。

尽管文化各异,时空不同,此处的引语和图像展示各种精神修炼的联系。展示了第四道来自于所有的密意传统。如果您想要了解更多,欢迎欣赏本网站。

根据第四道,人是在一种沉睡的状态中生活的。

葛吉夫:人沉睡着过活,在沉睡中死去。

莎士比亚的《暴风雨》:这是奇怪的睡眠,双眼睁着睡着了;站立着,谈论着,移动着,然而如此酣睡着。


第四道提到人可以通过记得自己从沉睡中醒来。

葛吉夫: 随时随地记得你自己.

古德凡尼:在每一口呼吸当下。不要让注意力涣散超过一口呼吸的时间。随时随地记得你自己。

“狡猾的人的药丸“是记得自己的一个象征。

葛吉夫: 一个精明的人不像瑜伽修行者花一整天在练习上,像僧侣花一个星期在祈祷上,或像苦行僧折磨自己一个月。他只准备一粒小药丸,其中含有一起他想要的物质,以这种方式,他不用花上时间就达成他所要的结果。

刘一明:古仙借金丹之名,以喻本来圆明真灵之性也。必自一阳而渐至六阳纯全,从微而著,金丹成熟,自然而然。


第四道说人没有统一性。

葛吉夫:人有的不是单个的我,而是成千上万的分开的小我,它们互相不知彼此的存在。

达卡维:存在着一万个世界,而人皆有之,但却意识不到。



第四道中,表达人没有统一性的另外一个方式是将人比作房子。

葛吉夫:人可以比作是一个大房子,房子里住着一群仆人,没有主人,也没有管家。人可以先准备好房子,等待管家的到来,而后,管家会准备好一切,等待主人的到来。

《太乙金华宗旨 》:盖天心犹宅舍一般,光乃主人翁也。又如主人精明,奴婢自然奉命,各司其事。

第四道把人比作马车,骏马和御者。

葛吉夫:人是一个复杂的组织,由四个互相连结,或互不连结,或连结得很糟的部份组成。车和马,由车辕连结起来;马和驾驶,由缰绳连结起来;御者和主人,由主人的声音连结起来。但驾驶必须听见并了解主人的声音。他必须知道如何驾驭,而马儿必须被训练到能服从缰绳。

印度教传统 - 《卡塔奥义书》:要知道大我好比马车的主人,躯干好比马车本身,鉴别的智慧如同车夫,而心灵如同缰绳。明智地说,感官就如同骏马; 而私欲好比他们出行的道路。

根据第四道的观念,想象是记得自己的的障碍。

邬斯宾斯基:阻止记得自己的是永不停歇的想法的交替。停止这样的交替转变,你会深有体会。

清净道论•第八说随念业处品:「以剎那短促」──有情的剎那寿命,是依第一义极短的只起一心之间已。犹如车轮转动之时,只以一辋的部分转动,停止时亦只一辋部分停止,如是有情的寿命只是一心剎那。

第四道提到人需要外在帮助才能觉醒。

邬斯宾斯:你需要教导;你需要被指明道路。你不能靠自己找到这条路,没人可以。这 是人的一个状态,他需要被指引,他不能靠自己找到。

《菲罗卡利亚》: 若是一个人都不津津乐道于上苍的帮忙,光是他个人的准备与投入还是不够的;同样地,上苍对我们的帮忙也会形同无效,除非我们自身也做好投入与准备。






王郝(Hor)神殿的卡雕像,埃及代贺苏尔,
公元前1750年


空也和尚,诵念南无阿弥陀佛
日本东京,十三世纪


李铁拐的仙丹, 八仙之一


头像解剖图 - 菲利普·巴尔比


荷鲁斯顶着埃及神瑞的太阳光盘


薄伽梵歌中,奎师那正在劝说阿周那 。


头里的车轮, 荷兰绘画


天使引导圣彼得出狱,
十七世纪, 萨尔瓦多·罗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