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有意识教学的注解

著:Girard Haven 译:第四道译介组

第十章 练习

学校必须要有练习,否则学生就无法工作。也许一个人可以说:练习保证了最低水平的工作,由此学校成为学校,而不只是一个人们聚聚会,谈谈天,与朋友喝喝酒、吃吃饭的地方。这样,我认为我们必须以此理解作为起点:练习是用来创造工作的。这意味着它们应该让我们的生活更有难度,不要太舒服。

虚假个性经常有一些“我”,希望恰好在一些我们明确被给予练习的领域进行“实验”。显然,这些“我”对呆在学校不感兴趣。更进一步,他们缓冲这样一种了解:某个特定的联系几乎不能撼动我们的生命,对于一个真诚希望去做练习的人来讲,其实还有充足的余地进行实验。练习给了我们机会去做实验我们被要求做的。这是真正意志的基础,这是我们不可能对我们自己做的。

机器中的一大部分,在梅花国王的影响下,除了舒适和更好的生活外,别无所求。这种欲望很大地局限了我们工作的可能性。几乎每次我们被要求做练习,机器中的某一部分都试图找到方法减小练习。经常伪装成想要尝试找出被确切要求的行为。比如,当我们开始做“吃饭时不交叉双腿,脚放在地面上”的练习时,我们中的大多数就有一些“我”开始琢磨:真正的意义是什么?从哪一刻我们必须开始做练习,什么时候练习结束,我们又可以随便坐了?上第一道菜之前的时间“算数”吗?如果只交叉脚踝行吗?再比如,老师把在车里系安全带作为一个练习,我知道一些人觉得在阿波罗的区域内这练习不适用,因为这里限速非常低,所以你真的不需要系安全带。另一些人认为这只适用于前排的座位,不适用于后排。总之,这些“我”试图安排得越舒服越好。实际上,如果你想要逃出监狱,你必须自愿做努力——大量的努力,那不会舒服,也不会容易。如果我们对于清醒是认真的,我们就应该尝试从练习中获取最大的益处;就是说,我们应该找到方法扩大它在我们生活中的影响,而不是使之最小化。那么问题就变成:不是如何缩小练习的定义,而是如何扩大它的适用范围。

我曾经设定了一个目标,不要超速。尽管我没有保持做这个练习,我还是从中学习了很多东西。练习是自我观察的一部分。我们正在尝试通过实验来知晓机器如何运作,而不是仅仅让机器做这个不做那个。我们总是能学到东西。这是这种态度的一个好处:你不会失败。如果你的目标是达到某些特定的目标或改变某些行为模式,你也许成功,也许不成功,因为我们的行为受很多我们看不到的因素的影响。但是如果你的目标只是做实验,去观察发生的事,并从经验中学习,那么什么也阻止不了你。而且会进一步使你想到更多的实验。

虚假个性认为实验的目标是能够掌握练习。在做单词练习时,如果他不再用那个词,他感觉自己正在成功地工作。但是在那个时候练习不再有用,因为它再也不能打断机械惯性并创造观察的机会。

当一切事情都是内在的,很难观察到我们是否保持一个目标并正在工作。实际上,一旦我们设定目标去打断外在的机械表现,我们会有一种非常清楚的方式,观察到我们是否还持有目标。这样,欺骗自己并非那么容易。  

 

 

<< 上一章       目录       下一章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