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谐的使者

高等影响力远比我们认为的还接近;透过他们的协助,我们平常的我,亦即机器,果真可以被超越。 ——朗尼柯林

第四道是现代世界的清醒体系之一,葛吉夫和邬斯宾斯基是它在西方世界的先驱,朗尼柯林则使它变成一种生活之道。朗尼柯林是邬斯宾斯基的学生,凭着个人的努力掌握了记得自己,在见证邬斯宾斯基以自己的死亡做出更大的努力后,他的内在生命也熊熊燃起。朗尼柯林周游世界和工作的同修联系,提倡文学和戏剧做为密意讯息的载体,并展开一场寻找“学校足迹”的长征,探索以前有意识文明的标记和遗迹。他的著作滋养了葛吉夫和邬斯宾斯基植下的种子,而他在《天体影响的理论》一书中对于清醒过程的描述,使有心钻研第四道的学生深受启发。他热诚地提倡清醒,写给朋友和同修发人深省的信函结集成《意识和谐的理论》一书出版。如果葛吉夫和邬斯宾斯基是第四道的筋肉和头脑,朗尼柯林就是它的心脏。而清醒的渴望是发源于心。如果做事时不能欣赏,就很难把事情做好。情绪的角色是支持和维系,人类的理智、运动和本能机能则由情感中心而强化。在一种刻意的情绪特质下,理智就可以逻辑地、发展地,和演绎地思考。身体冷漠敷衍地行动,直到升起一种情感的理由,才能在快乐的舞蹈中、在生活的舞台上、和恋人的舞步里,变得优雅自如。本能机能原只为存活,直到愉悦的魅力展露出感官的深度。人的心脏在睡觉持续跳动,直到它因欣赏而升起,为了更高的目的而跳动。

朗尼柯林在当下的努力中发现了心的价值。他察觉脆弱的人性可以成为改变的媒介,如果他接受,这是只有心才办得到的决定和过程。他以这种方式把内在的一切推到一边,让记得自己入住心中。诚如艾克哈特大师所说:“上帝就是当下的上帝。他找到你的时候就会接纳你。”永恒的时刻就是一个人在每一秒记得自己,冲破沉睡。朗尼柯林在《和谐的使者》中引述新约的经文:“我不是带来和平,而是带剑来”,并将剑定义为斩断过去和当下的之剑。一个人为了当下的缘故斩断过去,学习这种纪律。片刻之间,一切都可以更新。虽然一个人可能会被真实或想象的恐惧所笼罩,但是在记得自己的片刻中,恐惧消退,而高等中心浮现,纯洁又清明。

上帝帮助我。
[葛吉夫]

“一个人必须尽其所能,然后就向…喊着” ,他 (邬斯宾斯基)没有把话说完,只是向上方比了一个大手势。
[朗尼柯林记载的邬斯宾斯基轶事,《意识和谐的理论》]

如果我们向超越时间的地方恳求,我们就能感受它,接受它。
[朗尼柯林]

 

 

第四道感悟


启蒙

理论与实践

以当下观看

沉默

呼吸

情感的火焰

第四道(之一)

第四道(之二)

葛吉夫

邬斯宾斯基

和谐的使者

金色线条

<<上一页

心得体会,只言片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