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色线条


来吧,回来吧,回到你自己的根。——鲁米

邬斯宾斯基把第四道体系称为“无名教学的片段”,他知道书籍、会议和刊物都是为学校而做的准备,那是一所将会超越第四道体系理论文字,而达到无言当下的第四道学校。葛吉夫和邬斯宾斯基纺出了金色的线,朗尼柯林则编织出了布,他们的视野使一所学校能将理论化为实际,开发实际的方法来创造神秘的状态。

然而,虽然对于本体系的论著极多,但是对于清醒和处在当下的技巧却少有记录。这是因为意识无法根据物理原理,做为物质来测量。处在当下的努力也无法像在教室的讲课一样,“有教无类”。当一个人读到或听到处在当下而设法尝试时,就会在片刻发现所需的一切。学校集合了那些曾经体验过当下,而且想要更常体验那种状态的人。而且学校并不收集技巧。如果一个人清醒,哪怕只有片刻,当穿透当刻的努力消退时,他就像纵身一跳的潜水员,发现了深不见底的大海。

但是学校不将清醒的技巧记录下来的主要原因,是人在日复一日持续精练和调整处在当下的目标。学校重申了我们需要清醒,也提供了清醒的机会,切实的工作就要学生的个人努力,那始于当下这个片刻的努力。随着一个人能够品味当下时,第三眼就会唤起,开始督促一个人的工作,并发展出将意识引入日常生活的种种方法。人开始拾起生活中的金线,并且追随它。处在当下是一条线,将人引到人类奥秘的核心。

找一个片刻,用你的注意力,同时察觉你自己和你周遭的环境。

“透过分开注意力,学生学会察觉自己正在和别人说话,
自己站在某个场景,“自己”正在演戏,根据外在世界感觉或思考。”
——朗尼柯林,《天界影响的理论》

一个人要穿透的是秒——不是分钟、小时、一天,也不是一年,而是一秒。这是真相的所在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第四道感悟


启蒙

理论与实践

以当下观看

沉默

呼吸

情感的火焰

第四道(之一)

第四道(之二)

葛吉夫

邬斯宾斯基

和谐的使者

金色线条

<<上一页

心得体会,只言片语